联系我们

南方怀孕公司
联系人:
手 机:
电 话:
地 址:

公司动态

当前位置:陕西怀孕公司 > 公司动态 >

给生命安详美丽的终结2

时间:2017-12-06 01:23 作者:admin 点击:

  人们将死亡看作人生最大的不幸,而孤独则是临终者最大的不幸,因为死亡的时刻,是人生最孤独的时刻,没有一个人愿意孤独地死去。临终者最需要的不是药物和治疗,而是亲人的抚慰。当生命即将结束时,如果有亲人陪伴在身边,轻轻地握住临终者的手,说一些安慰告别的话,可以让生命在平静安详中逝去,将离别的遗憾和痛苦减少到最小。所以,如何对待临终的时刻,不仅是医学的课题,更是人文的课题。

  走向死亡的过程,必然是一段孤独的旅程,即使再亲密的人,也无法完全陪伴同行。此时如有人能陪伴在身边,进行心灵的沟通,共同分享最后的时刻,可以减轻那份孤独感。所以,与临终者的交谈,应采取静静聆听、关怀接纳的态度,让他感到被理解,让他将埋藏在心底的想法、压抑许久的情绪释放出来。有人愿意在一旁静静地倾听,对临终者来说是非常重要的。

  有时即便只有几个月,甚至几天的时间可以活,人们也可以在仅存的时间里发现生命的价值,将最后的时间变成人生最有价值的时刻。人们可以告诉自己的亲人,自己是多么的爱他、多么的感激他、和他在一起是多么快乐。如果临终前的那段日子,能在家中度过,将会使这段时间变成最有价值的时光。

  不过有些人的行为,只会让亲人的死变得更加困难。因为深爱着自己的亲人不愿意亲人的离去,那种难以割舍的情绪也会影响对方,有时这种爱会变成阻止死亡的力量,使亲人在死亡线上来回徘徊。这就是为什么当陪伴的人刚一离开时死亡之门就打开了,因为这时候阻止的力量没有了。所以我们可以对临终的亲人说:“别为我们担心,安心地去吧,和你在一起的日子非常美好,我们永远不会忘记你。谢谢你!”这样的告别,可以让亲人的死变得更加轻松,更少牵挂。

  有时人们会把身体机能的丧失与精神情感的丧失画等号,认为身体极度衰弱的人无法为自己做主。有些临终病人不愿意在医院度过自己最后的时光,要求出院回家,但家人却坚持不放弃任何治疗,这在医院是很常见的情形。事实上,他有权决定是留在医院继续治疗,还是回到家里等待死亡,这一切都应由病人自己来决定,我们一定要尊重临终者的意愿。当临终者的身体逐渐衰弱时,他的权利不应该随之被削弱。

  死亡降临时并不痛苦

  死亡所代表的痛苦、悲伤和恐惧都不是死后的状态,而是人们对它灾难化的想象,死亡过程给旁观者造成的痛苦,远远超过了临终者的痛苦。

  死亡永远都是一个令人恐惧和不快的字眼,死亡的过程在人们头脑中都是恐怖和痛苦的想象。其实死亡本身并无什么痛苦,所有的痛苦都来自对死亡的畏惧。死亡所代表的痛苦、悲哀和恐惧都不是死后的状态,而是人们对它灾难化的想象,死亡过程给旁观者造成的痛苦,远远超过了临终者的痛苦。

  威廉·奥斯勒医生认为,死亡不是一个痛苦的过程,所有动物都有一种保护性的生理机制,当生命走近死亡的边缘时,这种保护机制就会开始起作用,在安详平静中将生命带到彼岸。那些自然死亡的人,在生命走到尽头之际,通常都不会感到痛苦和不适。

给生命安详美丽的终结2图片一
给生命安详美丽的终结2图片一

给生命安详美丽的终结2图片二
给生命安详美丽的终结2图片二

  许多有过濒死体验的人,都有过大致相近的描述。据统计分析,半数以上的人濒死时对生活经历进行回顾;近半数的人产生意识从自身分离出去的感受,觉得自己脱离了躯体,游离到空中;约三分之一的人有通过隧道样空间的奇特感受;还有约四分之一的人体验到与亲人团聚的过程。著名哲学家和医学博士雷蒙德·穆迪发表了一本名为《生命后的生命》的书,它轰动了西方。在这本书中,穆迪把这种现象称为濒死经验。他认为,濒死经验是人在弥留之际产生的一种现代科学尚未发掘的奇特现象。

  濒死体验一:“首先是我似乎不再需要氧气了,这种感觉我好像曾经有过,但我又想不起是在何时、何地?既然不需要氧气了,也就不需要呼吸了,于是那种无法呼吸的痛苦顿时消失了。接着我全身每一个细胞都充满了一种无法形容的快感,我仿佛脱下了所有的重负和痛苦,我飘起来了,我飘到天花板下,俯视着下面的一切,我可以毫不费力的移动到我想要去的任何地方。”

  濒死体验二:“我感到思维特别清晰,过去的某些生活场景镜头画面似的一一从头脑中迅速闪过。有小时候受奖的镜头,也有结婚时兴奋的镜头,就像生活的全景回忆,那时我不害怕,也不痛苦,也不思念亲人,就像情感丧失了一般。”

  美国心脏病科专家迈克尔·萨博起初对濒死经验持怀疑态度,认为它迎合了人类的好奇心理。因此他决定,亲自去地狱出差,进行亲身体验。经过这次地狱考察,他撰写了一部著名的书《死亡的回忆》,声称濒死经验是人类最大的奇迹。

  如何让亲人安详地死去?

  理想的死亡应该是:没有痛苦,没有恐惧,没有孤独感,也没有输液。

  如果在临终之际,不采取延长生命的医疗措施,人就会像树木渐渐枯萎那样,自然平静地死去。

  我们的生命与生俱来就具有死亡的智慧,它使死亡的过程平静、安详。

  当医疗干预降低到最少时,我们的身体通常能保证临终的日日夜夜尽可能地安详。那时身体将自动分泌出缓解疼痛的内啡肽,临终者会缓慢地进入到一种无意识的状态。人体非常善于照顾自己,但今天的人们却很少有机会利用这些身体的智慧,因为医疗干预打破了死亡的格局。

  理想的死亡应该是:没有痛苦,没有恐惧,没有孤独感,也没有输液。

  患者死在医院里,不像死在家里那样安详,原因就在于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,医生还在采取延长生命的医疗措施。如果在患者临近死亡之际,不采取延长生命的医疗措施,患者就会像树木渐渐枯萎那样,自然平静地死去。如果是这样,相信所有的人都能坦然面对生命最后的时刻。

  那么,在生命最后的几周、几天、几小时,到底是什么样的情形?身体会出现什么样的变化?内心会想些什么?最需要的是什么?我们该做些什么?我们不应该做什么?怎样做才能让亲人舒适、安详地离开?

  临终期一般为10~14天,有时候则是以小时计算。这时医生的工作应该从治疗疾病转向减轻痛苦。临终病人的肉体和精神会出现一系列的变化,这些变化可能会引起家属的恐慌,不知该如何应对,所以应该对临终期的表现有所了解。

  临终病人常处于脱水状态,周围循环的血液量骤减,所以病人的皮肤又湿又冷,摸上去凉凉的。此时不要认为病人会感到冷,需要加盖被褥以保温。相反,在这时即使加盖轻微重量的被褥,大多数病人都会觉得太重,感到无法忍受。

  呼吸衰竭使临终病人喘气困难,给病人输氧气似乎是顺理成章的事。但此时病人已失去了利用氧气的能力,输氧不能减轻病人的痛苦。此时减轻病人喘气困难和情绪焦虑最好方法就是:打开窗户和风扇,给病床周围留出足够的空间,使用吗啡或其他有类似作用的麻醉剂。

  吞咽困难使病人无法进食和饮水,此时不要给病人喂食,否则会造成呕吐,如果食物进入气管,还会导致窒息,使病人无法平静走向死亡。有些家属可能会想到输液,但濒死的人一般不会感到饥饿。这种脱水和缺乏营养的状态,会造成血液内的酮体积聚,从而产生一种止痛药的效应,使病人产生某种欣快感。这时候如果给病人输液,即使只输一点点葡萄糖,都会抵消这种欣快感,甚至使病人水肿、恶心和疼痛。

  只有在下列情况下需要输液:一些定时使用麻醉剂的病人,如果存在肾功能衰竭,导致这类药物排出受到影响,药物的毒性作用会导致精神错乱、肌肉痉挛,这时输液有助于排出药物毒性。

  在生命的最后阶段,不少病人与家人的交流减少了,心灵深处的活动增多了。不要以为这是拒绝亲人的关爱,这是濒死之人的一种需要:离开外在世界,与心灵对话。

  有些人在死前一周进入昏睡状态,有的人在死前几小时进入昏睡状态,有的人在最后时刻还保持着清醒状态。一项对100位晚期癌症病人的调查显示:死前一周,有56%的病人是清醒的,44%嗜睡,但没有一位处于无法交流的昏迷状态。但是当病人进入死前最后6小时,清醒者仅占8%,42%处于嗜睡状态,一半人昏迷。所以家属应在合适的时刻,趁病人清醒之时,抓紧时间与病人交流,如果错过了与亲人告别的机会,会造成永远无法弥补的遗憾。

  听觉是最后消失的感觉,所以不想让病人听到的话,即便到最后也不该随便说出口。

  随着死亡的临近,病人的口腔肌肉会变得松弛,当病人呼吸时,积聚在喉部或肺部的分泌物会发出咯咯的响声,医学上称为死亡哮吼声。此时如果使用吸痰器不会有什么效果,还会给病人带来更大的痛苦。这时应将病人的身体转向一侧,枕头垫高一些,或使用药物减少呼吸道分泌。

  濒死的人在呼吸时还常常发出呜咽声,不过病人不一定感觉痛苦,此时也可以用一些止痛剂,使他能继续与家属交谈,或安安静静地走向死亡。没有证据表明,缓解疼痛的药物会促进死亡。

  当今生命死亡教育的缺失

  每个人对人生的探索都是从自已的身体开始,最后再以自己的身体结束。对生命和死亡的无知,是导致人生痛苦的根源。

  人们对生活中的许多事情都非常精通,美食、休闲、服饰、文化、保健,却不知道如何快乐的生活,也不知道如何快乐地死去,死亡总是让人们感到无比痛苦和绝望。尽管现代医学可以更换人的心脏,但对生死的奥秘也是一无所知。

  人们只有认识死亡的意义,学会面对死亡的时刻,才能超越它所带来的恐惧和痛苦。

  既然人们是如此的惧怕死亡,那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自杀呢?在我们这个星球上,每年约有100万人死于自杀,平均每40秒就有1人自杀身亡。

  在中国每两分钟就有1人自杀,8人自杀未遂,中国现在已经成为高自杀率国家,而在1993年以前,中国还属于低自杀率国家。

  人类为什么会有这么多自杀现象呢?德国哲学家叔本华说过一句非常深刻的话:“当一个人对生存的恐惧大于对死亡的恐惧时,他就会选择自杀。”

  什么样的生存恐惧能使人们采取如此过激的行动呢?是绝望!是一个人对现在和未来彻底的绝望!

  根据卫生部的统计数字,中国每年至少有25万人死于自杀,有200万人自杀未遂,自杀已成为15至35岁人群的首位死因。目前精神疾病和自杀给中国造成的经济负担,已占疾病总负担的五分之一,排在各类疾病的首位,远远超过恶性肿瘤、心脑血管病和意外伤害。

  在上海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:6%的孩子曾经有过自杀计划,24%的中小学生曾有“活着不如死了好”的想法,然而绝大多数的老师、父母却对此一无所知。现在的孩子,物质生活虽然很丰富,精神心理关怀却极度缺乏,再加上学习和生存的压力,更加重了身心的紧张和疲惫,很容易产生孤独感和无意义感,并最终导致对生活的绝望。

  使人产生绝望情绪的诱因有很多,包括心理障碍、生理疾患、竞争压力、财务危机、情感挫折、家庭变故等等,但最根本原因,还是在精神成长过程中缺乏必要的生命死亡教育。学校教育传授给人们文化科学知识,大量的书籍和培训课程教给人们如何成功,但人们却很少有机会了解生命和死亡。人们不知道自己是谁?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活着?更不知道自己该怎样活着?

  传统教育填鸭式的教学方式,使学生对人生的思考变得被动,绝大多数学生都将社会流行的价值取向作为自己的人生目标,缺乏对生命意义的真正了解,更缺乏对自我价值的肯定。当无法达到老师、家人和自己期望的结果时,便觉得自己的人生很失败,认为自己的生命毫无价值,从而将自杀作为解决问题的方式。

  一般情况下,只有当一个人遭遇重大不幸,无法摆脱情绪困扰,甚至达到崩溃边缘时,才会产生自杀的想法。但是从目前青少年自杀的原因来看,所遭遇的大多是不值一提的小事,但却产生如此大的心理冲击,甚至不惜以死来寻求解脱,很大程度是由于对生命的无知。

  我国传统文化忌讳谈论死亡,这也是生命死亡教育难以普及的原因之一。曾有报道说,某学校老师在讲完课文《生命》后,要求每位学生为自己做一篇悼词,追忆自己的一生。老师的初衷是想以此引导学生体验生命价值、感悟人生意义,没想到此举却引起家长反对,认为有违社会风俗。

  从20世纪80年代起,美英等西方国家就开始在学校实施生命教育,帮助学生了解生命与死亡,从而以理解的态度面对生命中的挫折。在英国小学的课堂上,老师让学生进行虚拟体验,假设父母因车祸身亡,体验那种突然成为孤儿的感觉;让孩子了解死亡意味着什么;体会死亡带给亲人的巨大悲痛。让学生体验生活中突发的事件,以及遭遇损失的心情,可以帮助学生在非常情况下更好地控制情绪。美国也在大中小学开设了死亡教育课程,并在1940年出版了第一本对儿童进行死亡教育的著作,书中告诉孩子:所有有生命的东西都会死,生老病死是一个自然过程,就像植物有花开花落一样。

  生命死亡教育应该关注生命的意义、生命的价值和生命的尊严,教师不仅是知识的传递者,更应该是生命的启蒙者。生命教育应该让学生认识生命成长的过程,学会面对生活中的烦恼,理解挫折是人生的必然,了解如何面对死亡的时刻。只有这样才能让学生具有生存的信心和勇气,从容面对生、老、病、死的时刻,享受健康快乐的生命过程。

给生命安详美丽的终结2图片三
给生命安详美丽的终结2图片三

文章《给生命安详美丽的终结2》原创来自:陕西怀孕公司

与《给生命安详美丽的终结2》相关文章:

给心穿上盔甲坚强地抵抗恐惧3>

多给自己排排毒—无毒一身轻 (5)>

好好养护我们生命的根基(2)>